第二五四章 剑气之争(1 / 2)

御鼎记第二五四章剑气之争第一缕剑气升起。有个身高至少九尺,极其魁梧的男人飞了上去。那男人手持两把铜锤,在空中划出一条折线,以最短的距离,用最简单、最干脆的方式,直接撞向那缕剑气。

在那男人刚刚出现在山城上空时,从蚩山城里的某个角落飞出一名身穿白衣的御鼎山弟子。那名弟子显然极富经验,将距离、速度把握的恰到好处,在那手持铜锤的男人抡起铜锤砸向剑气时,自下而上一件贯穿,将那男人分成了两半。

那名弟子一击得手,立刻飞回地面,转眼间隐于山城中,消失不见。

第二缕剑气升起。山城中飞起一个半人半兽的东西。那东西飞在空中如履平地,踏着夜色向前急奔。山城中剑光一亮,飞起一把仙剑。然而,那仙剑还没挨上那个半人半兽的东西,就被那东西转身一口咬住。

空中青光炸裂,那东西一口咬碎了仙剑,又一头撞在剑气上,将那缕剑气撞的摇摇欲坠。

那东西抬起前爪补了一下,剑气粉碎,化成几段杂乱无章的气息,随风飘散。

山城寂寂无声,大多数人还在梦中。然而,此时在蚩山城中却有无数双眼睛躲在暗处。一旦有剑气出世,便有人飞身直上,意欲将其摧毁。每逢此时,便会有另外一个人出现,意欲将那人拦下。

玄天教输了第一战,第二战直接派出了护教法王豢养的妖兽。可怜那个不知道身在何处的年轻弟子,辛辛苦苦炼成的仙剑,被那妖兽一口咬碎,心性受挫,修为一下子跌了两个境界。

两股势力藏在城中,谁都不愿轻易暴露自己。只在剑气升起时各自派出一人,简简单单,一来一往,一死一伤。

石青峰坐在悬崖上稳如一尊雕像,任凭空中起起落落,鲜血飞溅,残肢横飞,丝毫不为所动。面壁十三天,他依旧没能看破心里那面墙壁。即便头顶上杀的昏天暗地,也依旧坐如磐石。

又有剑气升起。有个穿青衣、束发、腰间挂着酒葫芦的女子抢先来到空中,手持青铜戒尺,一手横亘腰间,一手垂于身后,迎风独立,傲然出世。一秒记住

与她对敌的是个穿红袍、赤脚、挂着鼻环、一目“了然”的鬼面僧人。那僧人见青鸾一改常态,直接抢在他前面来到剑气边上,占尽了地利之势,禁不住心生诧异。他不敢轻敌,没有直接迎着青鸾冲上去,鬼眼中窜出一股黑气,像团浓雾一样将天空遮住大半,把他和青鸾遮在了里面。

浓雾中依稀可见有几个阴兵来来往往,前仆后继。时而有青光闪过,将那些阴兵打成一团鬼气。时而又探出几把鬼头刀,有新的阴兵从浓雾中钻穿。那红袍僧人忽左忽右,忽上忽下,瞬间变换了七八个方位,找准阴兵攻击的缝隙,趁机偷袭青鸾。

电石火花,云雾翻滚,两个人斗了好大一会儿,那鬼面僧人始终没能碰到那缕刚刚出世的剑气。

他怒火攻心,气急败坏,从鬼眼中抽出一根绣花针一样的小剑,口中念念有词,控制着那把小剑暴风骤雨一样朝青鸾攻去。

寸山尺身形一晃变出十几个分身,与那绣花针一样的小剑斗在一起。双方你来我往,转眼间斗了上百个回合,依旧未分胜负。

红袍僧人眼睁睁看着那缕剑气逐渐成形,再也安耐不住,大吼一声,一把扯下挂在鼻子上的铜环,超青鸾扔了过去。

那铜环迎风见长,呼啦啦冒着黑气。青鸾不敢硬接,只好侧身避开。

趁此间隙,那红袍僧人转身扑向剑气,竟以那缕刚刚出世的扶摇剑气割断了喉咙。

鲜血喷溅,黑气翻腾,包裹住扶摇剑气,发出“滋滋”声响,转眼间将那缕剑气腐蚀殆尽,变成了缕缕黑烟。

青鸾眉头一皱,连喝酒的兴致都没有了。她本想畅快淋漓的打一架,然后痛痛快快的喝几口。现在见那红袍僧人拼上性命与剑气同归于尽,顿觉无趣。

按照林逾静的布置,出战之后必须立刻返回,以防遭遇不测。她不敢多留,催动寸山尺护在身前,回到了提前约定好的地方。

霜儿见她平安归来,长长的出了口气,说道:“青鸾姊姊,你刚才和那红袍僧人搏杀的时候,我心都到了嗓子眼儿了!吓死我了!”

青鸾惋惜道:“虽然赢了,但还是没能阻止玄天教摧毁那缕剑气。”

江百离安慰她道:“能平安回来就很好了。遇上这么强劲的对手,要是放在别人身上,估计早被那些阴兵给杀了。”

他说完后提了提精神,握紧剑柄。接下来,要该他上场了。

剑气升空,两道人影几乎同时赶上。江百离全力出击,直接使出了万仞剑法中杀伤力最大的一招:犀斩。

一剑刺出,犹如万犀奔腾,所过之处无物可挡!